教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体育 文化 旅游 汽车 时事 军事 国际 社会 健康养生 综合

58手机-网络裸聊乱象:做“临时夫妻”,视频每分钟15元

2020-01-09 14:40:08 来源:商镇新闻网 责任编辑:匿名

58手机-网络裸聊乱象:做“临时夫妻”,视频每分钟15元

58手机,核心阅读:挑战公众“三观”的网络裸聊市场,早已形成专业的流水线,他们正通过社交软件,游走于法律边界。

与“裸聊”老板的聊天记录。记者 李晓磊/摄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 李晓磊 报道

“服务有偿,不免费,不玩别加,一对一视频,除了不露脸,别的都可以,能听指挥。”这是陆晓辉(化名)在新浪微博上发布的信息,他想吸引更多有裸聊癖好的人关注。

陆晓辉是一名在校大四学生,这份工作是兼职,如果有人主动联系,他会引导客人添加上线老板的qq号码,服务完成后,领取相应提成。

靠着发布色情广告,陆晓辉赚够了学费及生活费,他说自己只是这条利益链上最小的收益者,幕后控制人每晚都能赚取近万元。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暗访发现,相比于常见的裸聊,陆晓辉所在的“江湖”,更具隐蔽性,他们反侦查意识极强,能轻松躲过网监部门追查。

用微博发布色情信息

陆晓辉的兼职是信息员。大三下学期,他在某招聘平台发布简历后,有人与其联系,让他在微博上发布色情广告,“承诺每月最低报酬8000元。”

尽管这个收入对陆晓辉来说太诱人,可一开始,他抗拒了,“主要怕被抓。”对方则叫他多注册些小号,每个号用一段时间后扔掉,“他说国家法律监管不到这块。”

犹豫的那几天,陆晓辉在微博上搜索了相关信息,他发现这类色情广告泛滥,几乎每天都在更新,法律在这方面的确有漏洞。

最终没抵挡得住金钱的诱惑,陆晓辉接下了这份兼职。上岗前,几乎不要培训,上线也不和其见面,交纳3000元安全保证金后,对方给他布置了任务。

首先,上线会把固定格式的广告信息用qq号码发给他,然后陆晓辉用微博小号发布,同时配上数张女性色情图片。在微博中,陆晓辉是名女性,只要有客户联系自己,开场白必须是“哥哥你好”,或者“你好叔叔。”

他发布的广告内容是,提供网络裸聊服务。每晚9点至12点必须在线,因为这段时间是“宅男”的最佳上网时间。

一开始,陆晓辉觉得这份工作会很容易,但他很快发现,自己只是裸聊广告发布大军中的一员,前两个月一单都没接到。

慢慢的,陆晓辉注意到,信息员有自己的集散地——微博话题。这类信息的话题,至今能搜索到,里面有大量粗鄙不堪的淫秽色情内容。起初,他在话题里发布信息后,依然没客户。

之后,在上线帮助下,陆晓辉花几十元开辟了自己的话题,目前阅读量已经过千万,讨论量近30万,粉丝也累计了1万多人。

当上话题主持人后,陆晓辉得知,前期没客户的重要原因是,虚假色情广告太多。记者也尝试联系了几位所谓的信息员,对方虽在广告里大讲诚信,但只要微信转账后,会马上将客户删除、拉黑。

而虚假信息源骗钱金额都不高,一般在200元左右。而陆晓辉渐渐有客户后,也常被询问是不是骗子,他答复是“可以先花几块钱试试”。

如果遇到想尝试的客户,陆晓辉让对方添加上线的qq号,余下的工作不在他负责范围。只要每次收到提成后,他就知道服务成功了。

让陆晓辉意外的是,几个月下来,他收入了近10万元,“一般人觉得,需要裸聊的都是男性,其实还有很多女性客户。”从他提供的聊天截屏来看,他还有别的小号专供女性,“一般都是年纪偏大的阿姨,男性服务,价格比女性高。”

“不管男女,有这个需求的客户多有特殊癖好,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得到满足。”陆晓辉直言,“说白了,就是心理扭曲。”

陆晓辉称,目前他们发布广告的平台只有微博,前期培育小号时,先会发布正常信息,然后再发布色情广告,如果被封号,就启用别的小号。

“在网络世界,没几个人能提供真实裸聊服务的,几乎都是骗子。”陆晓辉说。

上线派单,利润可观

在陆晓辉介绍下,记者以客户名义联系上一个网名叫“早早”的上家,对方自称是国内网聊市场中拥有资源最多的老板之一,他从不和下线或客户语音。

“早早”介绍,他提供的服务是全网最全的,而且不能借助电脑终端裸聊,必须用手机。为了规避风险,他们从来不借助手机直播平台,或专业app提供服务。

“早早”向记者提供了服务及价格表,内容包括文字、语音条“聊骚”。这两种服务是裸聊市场中最低端的形式,价格也便宜。

文字聊骚每分钟1元钱,15分钟起售;裸照每张5元,5张起售,包天180元;语音条10分钟起售,每分钟2元,包天300元。再稍微高级一点的是qq实时语音通话,每分钟也是2元钱,10分钟起售,此项服务不提供包天。他们主推的则是视频裸聊,分为露脸和不露脸。不露脸视频5分钟起售,45元,上限为1小时,440元;露脸视频起售时间也是5分钟,价格85元,此项服务上限30分钟,收费高达450元。如需特殊要求,另外加钱,如穿制服20元、道具40元……付费方式通过qq、微信、支付宝。

男性服务人员,是这些价格的1倍。记者通过半个多月暗访,并狂发红包后,向“早早”表达了想合作的意愿。

“早早”直言,自己手下有数百名女性服务人员,和百余名男性服务人员,他会根据每个人专长进行分类。客户交单后,再根据地区、年龄、职业等要求,迅速找出相应人员。

“有的服务员只提供语音和文字聊天,只有特别缺钱的才愿意视频裸聊。”“早早”直言,完全不必担心被警方查。

“我会注册很多qq号,也让服务人员注册qq号,一个号码只用一次,用完再不允许登录。”“早早”称,他们会让服务员专门购买一个手机,该手机永远不能插sim卡,每次工作只能用无线连接后上网。

如果有人违反规定,他们不会退还押金,且会通知服务员重新换手机,“还有条铁的纪律,永远不能和客户私加微信。”“早早”说。

记者调查得知,“早早”这类的上线利润,是服务价格的一半,“客户直接向我付款,我再转一半给服务员,最多时一晚上能有几万元。”

对于合作分红,“早早”表示,会将记者推荐的服务员单独建群,每完成一单给10%提成,“你干一年,全款买房买车不是梦。”

“早早”说,这个市场需求很大,“现在很多人工作压力大,通过这种方式,可完成自己内心最深处的秘密癖好,好多客人都会出高价加时。”

在“早早”推荐下,记者还与几个上线取得联系,他们提供的服务和形式,大致相同。不过,相比于常见的裸聊,这些人不提供向众人进行色情表演,也不进行集体网络淫乱。

也正因此,“早早”等人控制的网络裸聊相对安全。他自豪地说:“我们都是一对一,像朋友之间视频聊天一样,警方怎么监控?也正因如此,我们才得以生存。”

“临时夫妻”

为了验证“早早”等人是否真能提供裸聊服务,暗访期间,记者对他们的几个项目分别进行了付费测试,果然很快有陌生女性要求添加。她们说,上线不允许利用微信聊天,只能通过qq。

记者注意到,为男性提供裸聊服务的女性,多在18到25岁间,专职、兼职都有,不少兼职的真实身份有白领、学生等,从事这项工作的目的就是挣钱。

女服务员“姚房子”来自黑龙江大庆,男友在国外,平时是办公室文员,但工资太低,自己以前在yy语音做主持,因为利润分配不均,在朋友介绍下,转战裸聊。

“姚房子”很满意现在的工作状态,“白天上班,晚上接单,大家互不认识,也没勾心斗角,更不用与客人发生关系,聊完就删。”

用“姚房子”的话说,大家都是演戏,“很快相忘于江湖,不敢说能挣大钱,但平时买衣服和化妆品足够了。”她说自己的底线是,不外出从事卖淫服务,“和客人聊完后,要把删除信息截屏给上线看。”

不过,还是有服务员与客人私加微信。网名为“妄”的女孩说,她是河南周口人,自己职高毕业后,一直没稳定工作,在朋友介绍下加入这行。一开始,她拒绝私加微信,但记者为其发520元小费后,她果断说出了微信号。

“妄”说,她现在专职在深圳龙华从事裸聊服务,“不敢在老家,怕遇到熟人,等天气热了就回家。”据其介绍,虽然很多人做服务员,但也有等级,“玩得开,会被老板单独编小群,甚至一对一通知接单,如果偶尔给老板发红包,接单量也会上去。”

玩不开的女孩,会被老板放到几百人的大群,每次需要自己抢单,“和滴滴司机抢单一样,有人几个月没单子,被迫退出裸聊界。”“妄”说,每晚能挣1000元左右。

还有个叫“樱花”的女孩来自浙江杭州,目前正读大四的她,利用课余时间到附近快捷酒店开房从事裸聊服务,“男朋友在外地,他也没钱,现在物价太高了,只能做这个。”

在“樱花”看来,只要没与其他人发生肉体关系,就是坚持了原则。事实上,这也是大多裸聊女孩的心声。“我们就是‘临时夫妻’,其实没啥。”“樱花”说,“那些男服务员也都如此。”

原标题《新型网络裸聊:宣传、派单、服务一条龙》

上一篇:魏秋月二次头球玩出新花样 张常宁背飞竟这么熟
下一篇:近千人围观!曲江150名市民欢乐长跑迎“元旦”

文章版权归本站所有,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