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体育 文化 旅游 汽车 时事 军事 国际 社会 健康养生 综合

“六岁”中加基金产品失衡 宗喆理念“向左”业绩“向右”

2019-11-13 08:30:47 来源:商镇新闻网 责任编辑:匿名

wokandapix关于视觉搜索的照片

郑锦燕深沪资本集团徐佳/研究员苏果·李鸿/编辑

虽然有中外银行作为公司股东,但这种让总经理“骄傲”的条件并没有给中加基金带来太多优势。从发展规模来看,在过去的六年里,中加基金的规模只有881.78亿元,是成立时的20倍,但仍未跻身1000亿元的行列。

尤其是近年来,中加基金在股权产品设立的时机上屡犯错误,再加上特别强调固定收益产品,导致总公开发行规模的90%以上是固定收益产品。在8人基金经理中,5人管理经验不足3年,大多数年轻基金经理主要负责股票产品。不幸的是,许多股票基金远远落后于业绩基准。即使在业绩上升的时期,投资者仍会遭遇大量赎回,这显然与总经理宗哲关于业绩品牌持续提升和产品全面开花的说法大相径庭。

“混血”基金产品失衡,股票产品几乎丢失

中加基金成立于2013年3月,是第三批银行试点项目中第一家获批成立的基金公司。它是由北京银行有限公司、苏格兰银行和友研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发起成立的。

虽然不是国有银行的背景,但北京银行也是城市商业银行的领导者。此外,还有外资银行的股东参与,这也是中加基金“混血儿”的优势。

像许多银行基金公司一样,中加基金最初成立时也是从货币基金开始的。谁想考虑一下,这一击被推迟了两年。2013年,中加基金仅筹集了36.05亿元,全部为货币基金。2014年,a股爆发。在此期间,除了债券基金产品的分销之外,原有的货币基金也在股市涨势的跷跷板中收缩,迎来了一年中的好时光,公司规模仅比2013年增长14.84%。

资料来源:金正岩沪深金融集团统计

直到2015年,中加基金才慢慢建立了两个混合基金,一个是在牛市“盛宴”结束的2015年8月13日,另一个是在熊市悄然逼近的2015年12月2日。

此后,a股受到许多国内外因素的影响,呈现出跌宕起伏的趋势。如此高的波动性也让投资者害怕股票产品,从而增加了对固定收益产品的投资。中加基金也从这一整体行业趋势变化中受益匪浅。从规模变化可以看出,2015年末公司债券和货币资金规模大幅增加,固定收益产品在公司总规模中的比重自2016年以来持续超过90%。

与此同时,尽管其原始杂交品种的数量有所增加,但其规模却有所下降。在看到价值投资在2017年流行之后,中加基金在2018年发行了三只新的混合基金。不幸的是,时机不佳。其中两个成立于2018年3月和4月熊市之初。中加基金的股票投资已经疲软,根本无法把握市场形势。因此,这两个混合基金不仅规模“小”,而且业绩不佳。虽然同年9月成立的另一个混合基金会取得了积极成果,但其规模甚至不那么令人同情。

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随着中国进入2019年,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步伐将会加快。在全球货币宽松和股权资产逐渐流行的背景下,许多基金公司都在大力发行创新产品,如养老基金和科技主题基金。另一方面,随着外资进入a股的加速和国内股指的发展,国内公开发行基金公司也在大力发行指数etf产品,以满足机构和个人投资者的热情投资需求。从中加基金(China Canada Fund)的角度来看,从2019年至今,其建立的所有新产品都集中在债券基金上,这不仅导致了产品多元化的不可能性,固定收益比例持续偏高,而且错过了etf产品的最佳布局期。

更令人尴尬的是,这家成立了六年多的基金公司至今还没有股票基金。在公司注重固定收益的情况下,如何留住股权投资和研究人才?因此,从混合基金的角度来看,规模也呈现萎缩趋势。

截至2019年年中,中加基金的资产规模仅为881.78亿元,在业内排名第39位。除了产品结构失衡之外,该公司仅有8名基金经理,而行业平均水平为15名。过度扩张的基金经理团队使每个人平均管理数百亿元的资产,风险显而易见。

五位基金经理任职不到三年,主要关注权益。

据沪深金融集团对“金证研究”的了解,在中加基金公司目前的8名基金经理中,有5名管理经验不足3年,基本处于新人水平。另外三人分别任职了三年半、四年和将近六年。

严培贤是在中加基金工作时间最长的基金经理。工作经历表明,他先后担任过英国国家航空公司的软件工程师、平安银行资本交易部的交易员和北京银行资本交易部的交易员。他负责债券市场和货币市场的投资交易以及银行流动性管理。

他于2013年加入中加基金,同年10月严培贤任基金经理。管理基金包括债券和货币。累计时间近6年,现任公司投资研究部副主任、固定收益部主任。

继严培贤之后,张旭有了四年的管理经验。2012年3月至2015年3月,他在于银华基金担任年金和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的投资经理。他于2015年3月加入中加基金,一直管理混合基金。

杨宇军已经做了将近4年的基金经理。此前,他是北京银行总行资本交易部分析师,负责债券市场和货币市场的研究和投资。他于2013年加入中加基金,并成为一名特别账户投资经理。从2016年开始,公开发行产品也将主要由债券基金管理。

从上述三位基金经理来看,“老手”主要专注于固定收益产品,这也是中加基金的重要产品线。从另外五个人的角度来看,连小禅只有两年多的管理经验。早年,他在外资和安邦资产管理公司担任固定收益研究员和基金经理。它也是在2013年中加基金成立时加入的,但直到2017年才开始管理公开发行,主要是债券。

许胡飞、杨扬和王良在基金管理方面只有一年多的经验。从经验来看,许胡飞于2017年12月加入中加基金,担任资产配置和基金投资部副主任,负责定量投资团队、定量产品研发和投资。

杨洋此前曾在银行和证券公司担任固定收益投资经理。他于2017年10月加入中加基金,担任固定收益部投资经理,并于2018年开始管理公开发行产品。

王良于2015年加入中加基金,此前曾在证券公司的汽车和机械行业担任研究员。他去年也开始管理公共基金。最后一位冯韩杰是在去年7月才加入中加基金的。他曾在泰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担任研究员和投资经理多年,去年年底开始管理中加混合基金。

在5名缺乏公开发行管理经验的人中,有3名管理混合基金,这可以被视为中加基金增加股票产品投资的一种尝试。然而,在当今竞争激烈的基金行业,在没有培训条件的情况下,只能靠挖人来弥补这一不足。因此,这三个人的股票产品都是近几年才来到中加基金的,他们的业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得到验证了。这削弱了中加基金在股权产品领域的竞争力,导致多年未能开发股权产品。

没有亮点的股票产品自然不能吸引投资者。从今年年中的规模来看,在CNY清算红线下资产5000万的产品中,除了CNY是债券基金,其余都是混合基金。

中加两股改造力量的总规模仅为1400万元,而中加和中加紫金的改造奖金分别为4600万元和4960万元。

此外,从成立时间来看,中加转型势头于2018年9月初确立,这是a股全面下跌的开始。中加改革红利成立于2015年8月,当时它刚刚进入熊市,而中加紫金矿业成立于2018年4月,当时股价指数在上半年飙升。设立这些股票基金的不利时机似乎也显示出中加基金股票产品分配的时机不佳。

“老手”张旭在股权产品上表现不佳

在中加基金旗下,中加紫金两股基金累计回报率最差,自成立以来,a股和a股分别下跌4.23%和3.78%。基金投资范围广泛,包括在中国依法发行上市的股票(包括中小企业板、创业板和中国证监会批准上市的其他股票)、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股票(以下简称“香港证券交易所目标股票”)、国债、央行票据、金融债券、公司债券、公司债券、次级债券、中小企业私人债务、地方政府债券、中期票据和可转换债券。

业绩基准是中国证券800指数收益率×40%恒生指数收益率×30%中国证券综合债务指数收益率×30%。然而,尽管投资范围包括a股和港股,但在去年低迷的市场中,该公司的业绩也明显低于基准。

自去年4月成立至年底,单位净值一直低于0.8元。尽管今年累计收益率上升了22%,但仍是一个损失。

大多数时候,该基金由张旭和许胡飞管理。作为一名4年多的“老兵”,张旭并没有发挥太多积极的管理作用。根据2018年年报,紫金矿业的股票资产占85.59%。主要为制造业,占46.61%,金融业占10.78%,房地产业占6.60%,等等。然而,在熊市中,基金的表现没有弹性。

今年第一季度显示,该基金的股票资产占总资产的90.38%。尽管在第一季度市场强劲反弹的背景下,股票资产投资的增加产生了21.93%的收益,但该基金的持股过于分散。第一季度十大主要股票主要集中在银行、保险、房地产和水泥行业,但中国最大的股票平安仅占该基金总资产的2.03%,其余股票约占1%。

第二季度,其股票资产下降至89.17%,但仍表现出高度多元化,最大的主要股票仅持有1.92%。当股市普遍上涨时,分散持股也能受益,但在动荡和随后的结构性市场中,分散持股没有优势。第二季度,该基金下跌4.93%。

此外,尽管中国和加拿大的改革红利累积回报率为正,但它们的基准绩效也下降了4.5个百分点。该基金也由张旭牵头。然而,在2015年享受了短暂的幸福后,它遭受了损失。根据2016年年报,其股票资产份额为56.89%,淡仓净值消费下降0.43%。

然而,他对市场的误判也导致他错过了2017年的牛市。该基金经理在2016年年报中表示:“展望2017年,我们认为宏观经济可能呈现出前高后低的趋势。政策层面仍侧重于风险防范。然而,从大资产配置的角度来看,股权资产的吸引力将逐渐显现。我们对2017年a股市场持谨慎乐观态度。在运营层面,我们将从基础研究入手,重点选择增长清晰、估值合理的行业或公司进行配置,以抓住确定性机遇,为持有人带来可持续的投资回报。”

然而,2017年第一季度,其股票资产仅占第二季度的33.31%、56.69%、下半年的50%和65.89%。a股在2017年飙升,上证300指数和深证300指数分别上涨21.78%和10.54%,但张旭的谨慎操作使中国和加拿大的改革红利增加了2.42%。2016年底为2.34亿英镑,到2017年底大幅降至1.93亿英镑。

2018年第一季度,张旭再次在错误的时间投放了大量股票资产。2018年上半年,股票资产占比超过80%,但下半年降至60%左右。然而,该公司全年仍亏损26.45%,其份额在年底继续下降至7000万。尽管该基金今年上涨了28%,但上半年的规模表明,投资者继续选择离开。在一定程度上,这也代表了中加基金股权产品在该行业的竞争力低下。

中加基金董事长夏颖先生来自公司的主要股东北京银行。他于1996年加入北京银行,先后担任办公室副主任、航天支行行长、扶余治理银行行长、资本交易部副总经理。

总经理宗哲先生曾在于银华财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工作,自2017年6月30日起担任中加基金副总经理。他负责产品开发和营销,自2018年7月20日起担任公司总经理。

今年2月,宗哲还表示,得益于中外银行股东在投资理念、风险控制、人才储备等方面的经验和优势,中加基金不断关注行业发展趋势、科技趋势和企业战略,跟踪技术创新路径、经营业绩以及社会、环境和企业治理责任,致力于挖掘投资产品的内在价值,提高投资者的长期回报。公司各项业务稳步发展,业绩品牌不断提升,固定收益、积极权益、定量投资、海外投资等领域全面发展。

然而,从实际产品线来看,除了“占主导地位”的固定收益产品之外,其余产品在规模和性能方面都微不足道。根据其他数据,中加基金在2018年为持有人创造了超过34亿元的利润。然而,从总股息来看,中加六年来所有基金的总股息总额为31.62亿元。如果进行这样的比较,公司的股息率显然不理想。

本文来源于对金质证书的研究。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香港六合app 上海时时乐 黑龙江十一选五

上一篇:3名14岁少女深夜要住宾馆被拒民警一查她们竟然离家出走两天了
下一篇:12分轻取天津,新疆“六巨头”初具雏形,新赛季夺队史第二冠?

文章版权归本站所有,禁止转载!